原本想等搬好宿舍再打的,沒想到搬完之後居然沒有網路可以用XD
只好先打在記事本上面,到時候再貼上.....
(結果又沒想到回到家懶得裝電腦,然後一連出門三天,所以delay那麼多天!)

看著許多人都有寫出他們的畢業感言,我心裡想
為什麼我好像沒有什麼好說的?
心中的感受既非「耶!我畢業了!」
也非「唉...我畢業了...」
正確的說法應該是「喔,我畢業了。」

可能是系上大部分的同學都還繼續直升上去的關係吧!
我對那種離情依依,哭得唏哩嘩啦的場面
在畢業典禮前根本無法想像,果真畢典當天,
相當歡樂,不,應該說草率迅速的就帶過了...
感情幾乎沒醞釀出來,頂多在畢業生代表致詞時稍微有一點點的fu...
接著「碰!碰!」煙火聲打亂著畢典散場的人潮....
當天的心裡的感受是:「我今天好累...我想休息」,
且稍微帶些「好像失去什麼」的空虛感...
八成應該是「我再也不是大學生」的緣故吧?...我當時這麼想。

畢典6月21號,接下來的22、23、24號
少了分考試作業充斥的緊繃、多了分漫無目的之悠閒,
跑跑離校手續的大地遊戲、打一打羽球、宅一下魔獸...
心想「嗯...雖已畢業,但感覺還是大學生活嘛!

直到25號,nobody說他中午過後就要搬回台南,7/2準備國軍online
而我中午前的整個早上都在跟卡巴斯基的黑名單金鑰打拼
(我還記得nobody臨走前~阿不是,是關電腦前
交給我的最後一項「遺物」,就是MSN上傳來
我要求他給的卡巴斯基7版安裝檔,還送了我一句這幾天光頭持續效應的話語:
「幹我要收電腦啦,你好機掰!」)
想說吃過午飯之後去他寢室看看...
接近兩點鐘吧,敲了113宅男寢的房門,
打開準備大叫「ㄟ!光頭王!」,只看到他的座位空空如也
李韋儒跟我講nobody才剛搬走...

雖然臉上笑著、嘴上依然打屁罵著「要走也不會說一聲喔!」
但是胸口卻感覺悶悶的,
星期一,網球搬走時我沒說什麼,只開玩笑提醒他不要再恍神了;
星期三,nobody搬走前,我依然一如往常跟他互嗆;
但此時此刻,我想我才真正驚覺畢業這件事衝擊在我內心.....

當天晚上,約了我們未來一年代替網球的室友Jerry一起吃浪漫明治館
雖然炸蝦的裹粉換了吃起來很沒口感,但這不是重點
不知是我錯覺還是怎樣,大家都很安靜
(說不定只是因為肚子餓了,吃飯皇帝大而已)
帥邦終於幫我推出合理的解釋之一:
「沒有nobody在,感覺異常安靜耶」
的確,少了他的互嗆,感覺生活的樂趣就少了某些部分
的確,「畢業」過後,不只讓我們失去的大學生的頭銜...

雖說並不是以後沒有機會再見面
但不捨的心情我相信大家多少都會有一點
似乎大男人都很壓抑自己的情感而沒有直接表達出來而已?XD

立刻撥了通電話給nobody,他聲音聽起來很平靜,甚至像是剛睡醒XD
只是很神奇的居然沒嗆我

回來之後,媽祖敲我,挺老實的跟我講,他很想哭
因為四年的好朋友,在週末搬出租屋處之後就各奔東西了
他很捨不得...
或許我們這邊的處境跟撒不太一樣,
感受也不是這麼的深,但我不得不老實說,真的有那麼點不捨!

朋友們,願友誼長存~
不管選擇了哪一條道路,都希望你們順利!

最近進出實驗室的頻率增加了
我想...生活會開始漸漸有些不同了吧!

畢業前一天,跟好友們躺在滿天星斗下的操場,談了不少
聊著聊著,說以後
沒辦法再完全靠「我還是學生啊」這個理由耍賴了
需要扛起更多的擔當與責任的時候也不遠了...
而「虛偽」和「階級」等社會現實面...
實在是討厭,但不得不面對.....




後記:拜託請別想歪,我跟nobody或者網球間的關係很正常!
絕對不是「剛好」也非「鐵人」之類的....
這篇我是很認真的寫........


---
塔羅醬、塔塔醬、辣椒醬、whatever醬
6/27 Fri. 2:27AM@沒有網路的七舍

tarojoh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kcimg
  • 那幾天我也有這樣的感覺...

    我有講那句話喔?